譜寫 點石成金傳奇 甄敬堂

富醇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甄敬堂先生,可堪稱是一代金融才俊。繼教育、金融之後,現正從事推薦中小企上市、介紹文化藝術團體或藝員北上發展、幫助企業向政府申請資助等服務。他的公司成立不足兩年,已經創下一段又一段的點石成金傳奇。
fortunepure.com

2013 年全國人大第十二屆代表大會時,李克強總理就提出了「創業創新,全民創業」的概念,2015 年又將它提升到國家戰略高度,要求各級政府從政策、制度、機制、資金等多方面支援企業創業創新,明確指出要「發展服務中小企業的區域性股權市場(即新四板)」,在這大背景下,新四板再次升溫。

「深港股權交易」國際板就是屬於新四板範疇。它的功能定位為,扶助全球中小微企業在這個優質市場上掛牌,接受準上市公司培訓,為投資機構及跟投人做好投後管理的輔導工作。「深港股權交易」實行嚴格的資訊披露制度,完善的企業治理機制。尊重市場化規則、尊重投資者利益、合法合規經營、為國家社會作出貢獻;誠實、健全、有潛力的優質企業將被鼓勵掛牌國際板。

「深港股權交易」的成立為中國大陸與港、澳及亞太地區等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作出了創新性貢獻,鼓勵港、澳及亞太地區的優質企業充分利用「深港股權交易」國際板市場化優勢,借助資本力量快速做大做強,抓住當下機遇和未來的商業趨勢。

Thomas1
Thomas2

成立公司幫中小企上「新四板」

觸覺敏銳的甄敬堂先生,認為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,於是成立新公司,幫助有條件的中小企上「新四板」。截至今年七月,海外企業在國內上市的四十一家公司中,近半為甄先生公司所推薦。他的公司是公司上市的主要推薦商,在深交所頗有名氣地位。

很多公司的發展願景都是希望最終能夠上市。那麼上「新四板」有甚麼好處呢?它基本上是一個資本市場的起點,可以借助社會力量,提高自己的商業價值,協助業務穩定發展。

thomas3c

甄先生以澳門一家公司為例。經營了廿五年的「學勤教育」,老闆以前是歌手,現在澳門有三間分校,每年贏利約一百萬。但補習社生意很脆弱,今年有賺明年則可能蝕錢,業績不穩定。甄先生說,如果要以五百萬轉讓他人經營,只是五倍 PE,根本沒有買主,最多三、四百萬。但作為他們的孵化對象,幫學勤成功上市後,交易所估值報告評它值四千六百萬人民幣,有一間基金公司最高評估值一億一千萬。這不是憑空猜想臆造,是要各項因素逐條數據計算出來的,例如公司歷史、經驗、盈虧、人才等,每一樣都要評估,每一個數據都有實質支持。

Thomas4b

甄先生說,學勤的彩虹事迹只有在內地才做得到,而他們的公司也僅會向有興趣到大中華發展的人伸出援手。在香港,他們只會幫想籌集資金的公司向政府申請資助(funding,很多公司不知道政府有中小企資助,或者不知道如何申請),收取佣金(commission)。兩地文化、觀念有很大差異,在香港,你要融資就要上市,如果不夠資格上市,只能是「借貸」,但香港人一般不會將錢借給一間公司,他們信不過你;反而在內地,大部分資金都樂意投入企業,國內人希望企業發展做大後,他們亦有份分享企業的紅利。

Thomas5

甄先生勸那些一心只想在香港而不想到國內的朋友,不妨將眼光放大些、放遠些。他說,香港七百萬人口,深圳呢,二千幾萬。全中國有幾多個深圳?不要說我成日話祖國甚麼都好,這純粹從生意角度,從市場效益看問題。現在講一小時生活圈,由香港去澳門,由澳門去珠海、深圳,一小時。淨係港珠澳深,生意都夠你做啦,更別說廣東其他五大城市:廣州、佛山、深圳、珠海、江門。如果公司潛質好,人才優秀,更可以在「一帶一路」大展拳腳,開拓無限商機。

甄先生說,有香港朋友不想發展國內,也沒有優勢去發展,但仍可考慮去融資,融國內人的錢。他認識一個北京老闆鄧瑞學,開發了一個教育的 Apps,廿幾萬人下載(download),幾個巴仙就融了五億。如果你真的需要資金,為甚麼不用同樣方法去融呢?

互利共贏自己公司也上了市

經過甄先生公司策劃、製作,很多公司重新包裝上市,成功籌到資金,盈利也倍增;而他們的公司亦都因此獲利無數,現在自己的公司也上了市,交易編號是 962841,每日都在升值。甄先生笑着說,這不就是雙贏嗎?有人說他們是金融佬,但其實本質是不同的:金融佬只是給你資金,看你不行就打退堂鼓;而我們呢,不但幫人籌到資金,還幫客戶策劃,出點子做計劃。

時代不同了,老爺只做傳統生意賺錢的方法已然過時。但老一輩的腦筋未必轉得過彎,希望富二代、三代有新思維,與時並進,何況國家提供了這麼好的機會?新四板說到底就是 OTC(Over-The-Counter),首先出現是在美國,大名鼎鼎的 Nasdaq(納斯達克)的前身就是 OTC,當其時是給一些未有資格做 IPO 上市的企業,評估價值放在 OTC,等一些專業投資者去投。新四板也類似,又稱為「股權交易」。

甄先生公司引薦上新四板的第一家香港公司,是在中環蘭桂坊經營的 SPARK Bar & Restaurant,除今年已在赤柱開的第二間餐廳外,八月份還會在廣州沿江區開第三間分店,可見他們看好公司的發展前景。正是看好它,甄先生的富醇公司也參股其中。此外,美國有一家叫依波路的酒莊,也在富醇的策劃下,緊鑼密鼓準備上市。甄先生不無得意地說,很多中國第一,都是他們做的。也因為他們擁有很多第一而打響名堂,吸引了眾多投資者想找他們合作。

然而在甄選上市對象時,特別是孵化企業,他們是慎之又慎,絶不馬虎苟且。基於為公眾負責和珍惜本身的聲譽,曾婉拒過很多不合格的公司。他們是和深交所簽有合約的推薦公司,萬一推薦錯了,不但「千年道行一朝喪」,還必須負有法律責任。甄先生憶述,試過有一個美國客人,因為嫌他們的申請過程繁複冗長,直接將資料交給當地的中國領事館,希望走捷徑。但領事館還是把資料 send 返給他們,認為他們才可靠可信,結果來來去去搞了半年,服務也虧了大本。但他們仍覺得值,因為既然深交所將把關的重任交付給他們,就必須嚴密認真地審核,更何況又是他們引進的第一家美國公司哩,志在必得。

令甄先生深感欣慰的,是他們公司雖然員工不多,卻是精英薈萃。騙子想蒙混過關搞上市,絶不可能避得過他們的火眼金睛。

Thomas6b
thomas7c
thomas8b
thomas9b

深港青夢工場引薦文化藝術產業

除了推薦公司上市外,甄先生在前海設立的深港青夢工場,則主要做文化藝術產業。甄先生是香港藝術文化青年會會長(NGO),以前又做了二十多年教育工作,對文化藝術十分熟悉。所以在引進先進的港澳台文化藝術團體或個人北上發展方面,自是駕輕就熟。這些藝團或明星,有做幕前的,更多是幕後的,導演、監製、編劇、製片都有,肯德基金正籌拍一部電影,資金一到位就可開鏡。

甄先生說,文化藝術包括的範疇好闊,教育固然是,傳統食品也囊括其中,如新會的「柑普茶」。這就有很多生意可做了,他們就曾將傳統企業「品嚞」成功包裝上市。

廣東俗語有云:發財立品。甄先生事業有成之餘,念念不忘經常做善事。他是搞培訓的,無論是企業抑或個人,不愧導師本色,總是苦口婆心、循循善誘。「商贏」的創會會長是他的高足,為了力撑這位後起之秀,經常在電視上為他站台。平時,甄先生還會在百忙中抽時間做義工。

今年新明協進會搞了個慈善活動,甄先生除了公司出錢外,本人更是四出活動尋求贊助。有趣的是,以前甄先生幫過的公司都樂助其成,博思英語呀,學勤呀,SPARK Bar & Restaurant 呀,通通都來了,真所謂一呼百應。SPARK Bar & Restaurant 本來想開一個派對,不開了,將要花的錢,連同朋友的禮金,全部奉獻。結果慈善活動搞得轟轟烈烈,星光熠熠 ── 很多明星藝員也來了。

甄先生在新時代的大潮中,發揮自己所長,為祖國的偉大復興貢獻了自己的力量;而幫人的同時,自己一手創辦的事業也發展壯大了。公私兩利,這實在是可喜可賀的大美事。